<cite id="pxffd"></cite>
<cite id="pxffd"></cite>
<var id="pxffd"></var>
<var id="pxffd"><video id="pxffd"></video></var><var id="pxffd"><video id="pxffd"></video></var>
<var id="pxffd"><strike id="pxffd"></strike></var>
<var id="pxffd"></var>
<var id="pxffd"></var>
<cite id="pxffd"><span id="pxffd"><menuitem id="pxffd"></menuitem></span></cite>
<var id="pxffd"><strike id="pxffd"></strike></var><cite id="pxffd"></cite>
<var id="pxffd"></var>
<var id="pxffd"><video id="pxffd"></video></var>
APP簡體繁體收藏本站

山地民族智慧的結晶—哈尼梯田1

發布時間:2019-04-18 15:04 來源: 作者:
字號:【
【收藏】
背景顏色:淡綠色淡黃色白色

  鳳婷:農業文化遺產是勞動人民長期生產活動的創造和生存智慧的結晶,是傳統農業的精華和關乎人類未來的遺產,蘊含著豐富的社會、經濟、文化、生態等價值,對于傳承農耕文化、保護農村生態、發展生態農業、拓展農業功能、建設美麗鄉村等具有重要的意義。

  針對工業化農業所造成的農業生物多樣性喪失、農業生態系統功能退化、農業生態環境質量下降、農業可持續發展能力減弱、農業文化傳承受阻等問題,聯合國糧農組織(FAO)于2002年在全球環境基金(GEF)等國際組織和有關國家政府的支持下,發起了“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 GIAHS)”項目,以發掘、保護、利用、傳承世界范圍內具有重要意義的,包括農業物種資源與生物多樣性、傳統知識和技術、農業生態與文化景觀、農業可持續發展模式等在內的傳統農業系統。

  為了讓廣大聽眾朋友能夠進一步了解我國的農業文化遺產,提高大家對于農業文化遺產及其價值的認識和保護意識。我們特別制作了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系列節目,邀請專家講解農業遺產的起源、發展、蘊含其中的農耕之道、生態哲學以及文化傳承等。今天,我們先帶大家走進云南紅河的哈尼稻作梯田系統。接下來我們先通過一段片花對哈尼梯田有一個大概了解。

  【片花】

  紅河哈尼梯田位于云南省南部,紅河南岸的大起伏中山地帶。這里是隊山高

  谷深的奇絕地貌和罕見的生物多樣性而聞名的橫斷山區東緣,是穿越中國和越南的國際河流—紅河流域的中心,也是古老而獨特的稻作梯田民族—哈尼族的主要聚居區域。在有史可考的1300余年,以哈尼族為代表的世居民族憑借堅忍的性格、頑強的精神和生存的智慧,在此建設村寨、開墾梯田、種植水稻,創造了在此區域內廣泛分布的水稻梯田景觀,以其絕妙的景觀、悠久的歷史,特別是保存良好的傳統農業系統而聞名于世。僅在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元陽、紅河、金平、綠春四縣,梯田面積就達85萬畝*。規模宏大的梯田廣泛分布在低緯度海拔700~2000米之間的山區,最高級數達5000級左右,坡度最高達75度。森林-村落-梯田-水系“四度同構”的生態景觀結構,是亞熱帶山岳地區稻作生態農業的杰出范例,其中還蘊含著適應地方農事節氣等自然地理特征的傳統知識和文化體系,充分展示了人類高度的智慧、超凡的忍耐力與樂觀的創造精神。2010年,云南紅河哈尼稻作梯田系統被聯合國糧農組織認定為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 GIAHS),2013年又入選原農業部首批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 ChinaNIAHS),同年成功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成為我國第一個以民族名稱命名的世界文化遺產,同時也是我國第一個以農耕文化為主題的世界文化遺產。

  鳳婷:哈尼梯田,稱得上是我國稻作農業的典范。無論在種質資源、生物多樣性、景觀等等方面都有著獨特價值。今天我們先打開一個小窗口,請一位專家帶我們近距離走進哈尼梯田。我們來連線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農史學會副理事長,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苑利。苑老師您好!

  苑利:鳳婷好,各位聽眾大家好。

  鳳婷:苑老師,大多數見過和了解哈尼梯田的人都會用這么兩個詞匯來形容哈尼梯田:一是美;二是智慧!梯田的美自是不必說了,關于“智慧”這個詞,您認為哈尼梯田蘊含的人類智慧體現在哪些方面?

  苑利:我覺得梯田本身就是一大智慧。我們在農業遺產的評審過程當中,這個遺產能不能上?它是有很多標準的。其中一條就是它是不是有科學的土地利用系統?什么叫科學的土地利用系統?比如說中國古代遠古的時候是地廣人稀,這個時候人們開田就很容易,就是開一個四四方方的、平平整整的田。因為那時候平地有的是,所以甲骨文當中,田字就寫得方方正正的樣子,一看就是在平地開出的田。但是到了后來有了變化,主要變化是什么?冬季的時候北方少數民族南遷,那就迫使著很多中原人南下,這些人是什么人?這些人就是后來說的客家人。他們到了南方發現一個問題,那沒有平地,越走山越多。于是在學當地的土著居民,在山上開田,當在山上開田,如果你開上坡地,它會造成水土流失。怎么樣水土不流失?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把土地給它做成一級一級臺階的樣子,這個就是最早的梯田。所以我們講梯田最早是什么時候產生的?應該說是唐代,或者是唐宋的時候產生的。在這之前沒有梯田這么一說。今天我說的哈尼族的梯田,它基本上也是在唐宋時期產生的。因為在這之前哈尼族是在北方的西北方向,也就是甘肅一帶,在那生活。以后逐漸南遷,等他遷到了云南的時候才學會種植水稻。他一開始也是在平地中,因為人口發展太快,當地的傣族地又不夠用了。沒辦法,哈尼人往山里走。所以我們講紅河梯田的開墾是唐代之后的事,距今也是1300年以后的事。 如果是從規模來看,哈尼梯田在咱們國家規模也是最大的。 而且它這個不僅僅是哈尼族一個民族開辟的,它是以哈尼族為主,還有其他的少數民族共同創造的。它只是為了當時申報的時候方便,不那么啰嗦,它前面加了個哈尼梯田,實際是有五六個民族一起開墾的,但是以哈尼為主,這個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哈尼族的梯田它有個智慧,我初到哈尼的時候我就很奇怪,為什么呢?因為哈民族有個特點,比如說一個山,這個山大概有2000米高,哈尼的村建在什么地方?它會建到1300米左右的地方。這個村在上面是茂密的森林,村在下面是層層疊疊的梯田。我又問了當地農民,我說你們為什么不把山上的樹林全砍掉?也像大寨一樣開成梯田。我說梯田面積不是增加一倍兩倍?他們說那不行,那就沒水了。我就搞不清為什么沒水了?但是時間長了以后我才發現他們說的有道理。道理在什么地方?只要你山上保存住茂密的森林。以后下雨了,雨就會下到森林里。因為森林很多,下雨都是樹葉、腐殖土,雨水就會存到腐殖土里,像海綿一樣的腐殖土能存多少水呢?能存75%左右,它就會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流淌到溝里,從溝里流淌到溪里,最后流到梯田里面。 這樣,梯田的水就會保持永不干涸。前幾年西南那么大旱,但是紅河梯田沒有旱過,因為什么?因為它有森林。水流到梯田之后,最后流到山底下,山底海拔多少?100多米,熱得簡直不得了。 哈尼族因為他從北方過去的,他肯定住不了那個地方,漢族人也住不了那個地方,所以傣族住這個地方,他們實際上沒有問題。因為下面非常熱,所以水流到下面的河溝里,又變成蒸汽又跑到天上。跑天上以后,遇到冷空氣又變成雨,又下到山上的森林里,這么一來就形成了一個水的循環。所以它這個梯田這里面是充滿了哈尼人的智慧,非常棒。

  鳳婷:苑老師,您說到這里,讓我想起來了哈尼族的“木刻分水”,應該說,“木刻分水”是哈尼族在梯田用水方面的一大智慧創造,是哈尼族古老的“水法”。據說,它的誕生,宣告了哈尼族在農田用水管理上早就進入了一個以公平合理為規則的法治社會,是這樣嗎?

  苑利: 木刻分水是這樣的, 山上的水流下來了,它要流到各家的田里。不缺水的時候當然沒有問題,但是如果水少的時候,流到誰家、不流到在誰家田里,就會有說道,就會有矛盾。哈尼人是怎么解決這個問題的呢?他采取了個最簡單的辦法,叫木刻分水的方法。在河溝快要分路、分道的地方,他會橫著放一塊木頭把水攔住,再根據各家各戶田地的多少,在木頭上給你刻若干個小口。比如說你們家20畝地,就給你們家刻2厘米的口,如果你是10畝地,就刻一個1厘米的口,這樣水從木頭上留下來的時候,就會流到各家各戶,最后造成一個平等。這也是哈尼人的一個智慧,可以說如果沒有這套分水制度的建立,還不知打多少仗。但是正因為這個東西很科學,所以千百年來,當地的老百姓一直都保護著這個制度沒有改變。如果提起來哈尼族的水,你就不能不講到趕水人。什么叫趕水人? 水從山上流下來,它會順著溝渠一直往下走,但是如果有個大樹葉子堵在那了,水就會漲起來,就會從別的地方流出去。流的時間長了,水渠就會開口子。一開口子,梯田就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的一層層地塌下去,這事就很麻煩了。所以他們的習慣上就會每個村子都要選出來一個趕水人,專門負責水的管理。趕溝人也有很多的說道,我到下面采訪過五六個趕溝人,我說您跟我講一講。這個趕溝人,他的選拔有什么規矩?然后他們就和我講,首先,趕溝人必須要公正,因為如果你不公正,你趁著大伙不注意,你把別人家的分水給堵住了,水都流在你們家了,能說清楚嗎,對不對?肯定不行,所以這個人一定要公平公正,一碗水端得平,這個就沒有問題。第二點,就是要勤快,因為趕溝人,盡管用不著再干農活了,但是你必須要保證,各家各戶水田用水,所以每隔一天必須要從下游走到上游,去巡視一番,看看有沒有溝渠堵了的地方,下雨天,每天都要巡視,因為萬一水沖破了溝渠,就很麻煩。所以如果不勤快的話不行。我在搞調查的時候,我就領著學生,跟著趕溝人走過一次。我覺得那個真是一個技術活,怎么講,哈尼族的溝,溝沿做的非常窄。他們非常靈活,走在上面就像走獨木橋一樣的,不會掉下去。但是像我們城里人,我又是屬于高高壯壯的,一腳踩空,就會掉到下面去,下面有多深?下面有五、六米深,要一頭栽下去,栽到水田里,肯定腦子都拔不出來。所以趕一次溝,也是非常辛苦,非常不容易的。人們相信每條水溝都會有神靈在。每隔三年,村民們都要每家出一個人,到水的盡頭,祭祀水神。祭品很簡單,一只公雞,一點豬肉,或者是帶頭小豬。這個時候就要用木枝搭個架子,用大樹葉把它鋪平,然后擺上供品。我說你為什么不用炒菜?他說那個時候沒炒菜,做炒菜,水神不認識,要按照原始祭祀的方法,插三炷香,磕三個響頭,然后告訴溝神,說好吃好喝的,酒飯我都帶來了,你要保證我們健康,保護水渠不出問題。每年都要祭祀。后來我就問,我說這個溝神是一個什么樣的神?他說就是在西南,每個民族都有溝神或者水神,但是因為民族都不一樣,長相也不一樣。彝族有彝族的溝神,哈尼族都有哈尼族的溝神,但是有一點,你不管怎么變,他都是以人的形象出現的。人們也相信這個溝神非常公正,所以每年通過祭祀他來強調公正的重要性。

  鳳婷:這是您給我們引申的很多哈尼梯田的文化,這也是我們遺產的一部分很重要的一部分,對吧,苑老師?

  苑利:對。

  鳳婷:苑老師,這里我們有必要弄清楚一個概念,那就是民俗與封建迷信活動的區別?

  苑利:這個問題首先你要弄清一個概念,就是民俗就是俗性與迷信的關系。有人一聽苑老師你講這個迷,這種說法是不對的。什么是迷信?我認為迷信就是直接坑蒙拐騙,謀財害命的東西,這個是迷信。不但要制止,而且要嚴打。因為它影響我們社會的發展,破壞社會的秩序。還像我剛才講的溝神,它不是迷信,它是俗信,就是老百姓的一般信仰,它對于社會不但沒有破壞作用,它也能起到一個維持社會秩序的作用,并且有了溝神,大伙都不敢占那個溝,不敢占水的便宜,但是如果沒有溝神,怎么講,什么都不怕了。

  鳳婷:沒有約束了。

  苑利:就亂了,所以你要意識到一個問題,你比如說在紅河州它有那么茂密的森林,它為什么不砍?現在大伙也都有私心,我砍了我就能掙200塊錢。但是他為什么不砍呢?老百姓告訴你,那個山是神山,神山里的樹叫神樹,這個神樹是不能亂動的。如果你動了,你們家肯定要遭災、遭禍、遭殃。那這樣老百姓就不敢動了,正因為老百姓不敢動了,樹林保護下來了,樹林保護下來的水就保護下來了,水保護下來,梯田就要保護下來,都是有邏輯關系的。你要如果說我破除迷信,那好第二天老百姓把那樹肯定都砍光了,他們為什么沒砍呢?就是信仰做支撐。所以我上課的時候經常和同學講一個道理就是說,在人類社會中,遇到事兒一般都是人管人,總有那么一天,人管人管不了,這個時候人就會創造一種神,讓神來管你。有人說這是封建迷信,不是,這是古代的一種管理制度。而且這個制度有個什么好處呢?投資少,見效快。你們這里有那么一個神,他就不破壞山了,他就有那個水了,他就有了田了多省事兒。你頂多不過這一年祭祀一次,那比你出倆工強多了嗎?所以這個古代的信仰,我們不能把它簡單地理解為迷信,它不是迷信,它是俗信。而這種東西它之所以存在,它對社會發展它是有好處的,是有推動作用的。這一點一定要扭過來。因為我們長期以來受左傾思想的影響,把很多事弄混了,必須要把它扭過來。

  鳳婷:苑老師就像您說的,這是我們老祖宗多少年以來形成的一個俗信,其實也是約束我們來管理哈尼梯田的一種規范。苑老師,以您的經驗來看,您覺得農業文化遺產的評選當中最重要的一條評選標準是什么?或者說最不能缺少的一點是什么?

  苑利:就是我們講的農民的智慧,他是怎么體現出來的。我覺得在農業文化遺產當中,種子是非常重要的,它是文明的載體,也是農耕文明的重要佐證。你想我們很多農耕文明都是通過一種古老的優秀的種子傳承至今。如果你沒有好的種子,你評農業遺產干什么,你肯定考慮都不會考慮。比如說我們的哈尼梯田,我們江西崇義客家梯田。我們內蒙古的敖漢旗旱作農業系統,為什么能評上農業遺產?原因就是他們保留了很多的傳統品種,而這個是非常重要的。古代在我們傳統的農業社會當中,農民是非常看重種子資源的。以前人們怎么選種?就是在每年秋收之前,都會跑到田間地頭看看哪個稻穗長得又高又長,顆粒又飽滿。記住了,然后拿個紅繩給它摔上,過了幾天,谷子成熟了, 農民會拿著刀把它割下來。前面拿個紅繩系上,這個叫選。到成熟之后把它拔下來,這個叫拔。現在我們講的選拔干部,實際是從農業來的,是古代的一個選種的一個方法和流程。在哈尼族它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特點,就是它保留了大量的傳統農作物品種,種子的保有量恐怕是中國所有的農業遺產地所沒有的。為什么會造成這種情況?這個就和它的地域環境和它的人文環境有關系。因為哈尼族地區它的海拔變化很大,比如山底下海拔一百米,山頂上海拔兩千米,它每一層都要種水稻,但是他有一個問題,什么問題?就是這個山地,海拔每上升一百米,溫度都要下降到0.6度。越往上走越冷,比如說你在山下種了一個水稻,種得很好,但是你把它送到山上它就活不了,所以這個就造成了云南種子資源的多樣性。那另外一個原因呢,就是它換種換的比較頻繁。那怎么換種呢?比如說只要是認識,能聊上話,那快豐收了,我跑到你們家地頭一看,你這種谷子種的不錯,我就跟你說,你能不能給我點種子?他說可以沒問題。到秋收的時候他幫他打十斤種子,送給對方了。對方有好的種子呢,弄了五斤再送給他,就是那種反復的交換,就造成了種子品種的多樣性。種子的多樣性它有什么好處呢?它可以延緩病蟲害的傳播。比如說有的蟲子它喜歡吃小白股,小白股它只種了一畝,它旁邊就是小花股。就是月亮股。蟲子就不愛吃, 那吃小白骨這個蟲子,是不是吃完這個就餓死了?這樣的話,它就減少了病蟲害的傳播。那么種子品種多樣性還有一個好處,為當代人類多口味的選擇提供了可能。我年輕的時候那個時候窮,吃飽就不錯了,那個時候不講究,但是現在我講究了。原來我一頓飯可以吃八個饅頭,現在我只吃半個饅頭。但是現在我缺了一個東西,有時候想起來小時候,我吃的饅頭怎么那么香啊?這是什么品種了,但是找不到了。現在我們用雜交稻,通過大面積的推廣,把這個種子品種的多樣性給破壞了。所以我們再看雜交稻,我們要注意一個問題,從表面它能夠提高產量,收割起來也非常方便,因為它長得一樣,高矮都一樣,收割起來很方便。但是最大問題是什么呢?破壞了稻谷品種的多樣性。而且剛才我講了,咱們講選拔選拔,那我肯定選出的是籽粒兒最大的那個種子,對吧?但是工業化的農業生產它不是這樣的。比如說聯合收割機它把那個稻子收了,收了之后直接就打成粒,然后裝到麻袋里。在這個過程當中,它有一個選擇,什么選擇呢?就把過小的粒和過大的粒都要淘汰掉。他把那中不溜丟,作為種子資源給你留起來。后來我就特別納悶,我說你為什么好的你還淘汰掉,那么大的籽多好啊!他說不行,如果你把那個大顆粒種子如果留下的話,第二年你用機械化播種的時候,大粒的種子就會把那個播粒孔堵上。你就播種不了了。所以你看工業化它在做農業的時候,它是有問題的。它一方面給你帶來便利,另外一方面呢,也破壞了傳統的農業優選的這么一個基本原則。我們選擇種子總是要優選嘛,對不對?但是它不是優選,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對吧?那么正因為我們的農民經常換種。那么我們的這個旱地梯田,因為海拔的高度,它不同的高度種不同的品種。所以就保留了云南稻谷品種的多樣性。那么有多少種呢?據我所知,云南所具有的水稻品種達到上千個,但是因為雜交稻的原因現在已經被破壞很多,原因就是大面積種植雜交稻。但是它有一點雜交稻它替代不了傳統品種就是什么呢?高海拔地區,海拔一高你雜交稻它受不了,它就長不了,所以海拔太高的,比較冷的地方,那個地方的傳統品種保護的比較多,而海拔低的地方,傳統品種保護的就相對要少很多,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鳳婷:感謝苑老師,講得真的很精彩。農業文化遺產有著源遠流長的昨天,農業文化遺產蘊含著天人合一、以人為本、去污順時、循環利用的哲學思想,具有較高的經濟、文化、生態、社會和科研價值,我們僅僅用一期節目的時間肯定是講不完的,如果您還想更多地去了解哈尼梯田,那就歡迎您繼續關注明天節目。

   

  

  

【收藏】
韩国电影在线观看